当前位置:红泡泡国学《山园小梅·其一》林逋所作,将梅花的高洁描述的十分动人
《山园小梅·其一》林逋所作,将梅花的高洁描述的十分动人
2022-08-26

林逋,字君复,是北宋时期诗人,后世称之为“和靖先生”,有“梅妻鹤子”的美誉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林逋所的《山园小梅·其一》吧。

自古以来,世人都渴望当官,当官福利好啊,明朝朱元璋时期,大明律规定贪污六十两银子就杀头,可依然挡不住汹涌的人流。号称中国古代最富庶的宋朝,做官的福利就更好了。可是,有那么一群人与众不同,隐身于山林之间,却获得了比出仕更高的地位、更大的名声。林逋就是这些隐士、高人中的佼佼者。

关于林逋,《宋史》中有如此文字:“林逋,字君复,杭州钱塘人。少孤,力学,不为章句。性恬淡好古,弗趋荣利,家贫衣食不足,晏如也。初放游江、淮间,久之归杭州,结庐西湖之孤山,二十年足不及城市。”这段话说明,林逋对世俗的荣耀富贵很不看重,在游览江淮之后,隐居于杭州西湖之孤山,二十年不入城市,没有主动投靠结交官府权贵的行为,因此受到朝野的一致赞誉,是真正的隐者。

这个林逋从小就非常有才华,精通百家经史,但性格孤傲。他的祖父曾经担任过大官,所以林逋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中的。唯一不足的是林逋出生时就已经家道中落了,他十一岁的时候,父母也相继去世,即林逋从小的生活就很贫困。家庭环境对林逋的影响,造就了他性格方面的闲适寡淡,不喜追名逐利。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,使得他一生都只喜欢四处游历,后来在四十岁的时候在杭州西湖隐居起来,结庐在孤山。从此,以湖山为伴,以布衣终身,一直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。

尽管归隐,但林逋的朋友却不少,比如,丞相王随、杭州郡守薛映均敬其为人,又爱其诗,时趋孤山与之唱和,并出俸银为之重建新宅;另外,范仲淹、梅尧臣也常与他诗来诗往,相互唱和。后来,就连宋真宗赵恒也成了他的粉丝,闻其名,赐粟帛,并诏告府县存恤之。逋虽感激,但不以此骄人。

交了个皇帝做朋友,许多人都劝他趁机出仕,均被其婉言谢绝。林逋对劝他出山的朋友们说:“吾志之所适,非室家也,非功名富贵也,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。”

林逋不想做官也就算了,还不想娶老婆,翻遍了史书,未见他有一字与桃色新闻有关的逸闻轶事,真是怪人。没老婆就总得找点别的乐子吧,于是他就植梅养鹤,并自谓 “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”,人称“梅妻鹤子”。据说,他在孤山种了三百多株梅花,依靠自己的辛勤劳动,出售梅花、梅子,一点一滴地赚取生活所必需的柴米油盐、粗布麻衣。他不仅植梅爱梅,还会写咏梅诗句,他的《山园小梅·其一》是这样写的:

“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。”

林逋说,百花凋零,独有梅花迎着寒风昂然盛开,那明媚艳丽的景色把小园的风光占尽。稀疏的影儿,横斜在清浅的水中,清幽的芬芳浮动在黄昏的月光之下。寒雀想飞落下来时,先偷看梅花一眼;蝴蝶如果知道梅花的妍美,定会销魂失魄。幸喜我能低声吟诵,和梅花亲近,不用敲着檀板唱歌,执着金杯饮酒来欣赏它了。

这首诗的首联“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”表达了诗人对梅花的喜爱之情,以“众芳摇落”和梅花“独暄妍”来反衬出梅花的高洁,在凛冽的寒冬中梅花独自占尽小园的风情,充分表现出梅花的与众不同和别样的风韵。

颔联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描写了一幅优美的山园小梅图。上句轻笔勾勒出梅之骨,下句浓墨描摹出梅之韵。在这一联里,诗人还化用了五代南唐江为的残句:“竹影横斜水清浅,桂香浮动月黄昏”,原句既写竹,又写桂。但既未写出竹影的特点,也未道出桂花的清香。而林逋只改了两字,就成“点睛”之笔,使梅花形神活现。

颈联“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”写梅花如此的美丽,充满了诱惑,连鸟儿蝴蝶都来观看。

尾联“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。”写作者陶醉于梅花的美丽,在赏梅中低声吟诗,自得其乐,根本不需要音乐、饮宴那些热闹的俗情来凑趣。

自古咏梅诗不少,但是这样深爱梅花,能将梅花的高洁描述的这么动人的诗篇却是不多。因此,林逋的这首《山园小梅》一诗,被同时代的欧阳修、陈与义、司马光、许顗、周紫芝、辛弃疾以及后世的方回、王世贞、纪昀、李东阳等众多名家高度评价,王士朋更是誉之为千古绝唱:“暗香和月人佳句,压尽千古无诗才。”